中國洋垃圾禁令一周年 東南亞“接盤國”不堪重負

                                      2019年01月16日 8:40 62540次瀏覽 來源:   分類: 現貨

                                      導讀: 僅2018年1月至7月,馬來西亞就從美國、日本、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及歐洲部分國家進口了75.4萬噸塑料垃圾——約等于10萬頭大象的重量。泰國、越南也不例外。

                                      u=1970561086,448234994&fm=173&app=49&f=JPEG

                                      僅2018年1月至7月,馬來西亞就從美國、日本、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及歐洲部分國家進口了75.4萬噸塑料垃圾——約等于10萬頭大象的重量。泰國、越南也不例外。

                                      隨之而來的,是嚴峻的塑料垃圾治理挑戰。記者在采訪中獲悉,因為該地區垃圾處理和回收能力不足,多數東南亞國家正面臨考驗。“由于缺乏處理技術和環境保護,(洋垃圾)對當地產生了直接影響。”悉尼大學可持續未來研究所所長MoniqueRetamal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u=2182470947,2388164707&fm=173&app=25&f=JPEG

                                      在此情況下,一些國家逐漸警覺。相比從洋垃圾中獲取經濟利益,它們開始更加關心環境治理。1月8日,菲律賓棉蘭老國際集裝箱碼頭(MICT)有關負責人稱,其將于13日把2018年8月由韓國運來的6500噸塑料垃圾送回韓國,這也是菲律賓政府最近幾個月內第二次要求韓國回收垃圾。

                                      而自2018年年中開始,東南亞各國逐漸出臺對進口洋垃圾的限制措施。記者綜合采訪獲悉,各國傾向于禁止進口洋垃圾;與此同時,提高自身廢品處理能力、開拓循環經濟市場也將很快被提上日程。

                                      東南亞各國被垃圾“淹沒”

                                      2018年1月,中國的“洋垃圾禁令”正式開始執行,各垃圾出口“大戶”的廢物隨即轉移到了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Retamal一直研究東南亞可持續消費目標,她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印尼、馬來西亞、越南和泰國等地“已經被(這些塑料垃圾)淹沒”。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馬來西亞分部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僅2018年1月至7月,馬來西亞就從美國、日本、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及歐洲部分國家進口了75.4萬噸塑料垃圾——約等于10萬頭大象的重量。

                                      泰國、越南也不例外。Greenpeace于2018年1到6月收集的數據顯示,美國2018年對泰國的塑料垃圾出口飆升近2000%,達9.1萬噸;對越南的塑料垃圾出口增加46%,達7.1萬噸。英國向馬來西亞出口的塑料垃圾也增加了兩倍多,從2017年前4個月的不到1.6萬噸增至2018年同期的逾5萬噸。

                                      面對突然涌入的洋垃圾,東南亞本是照單全收,因為固體廢品和塑料垃圾的確有循環利用經濟價值。“部分廢品可為生產行業提供二次原料,這是循環經濟和可持續發展的邏輯。”國際回收局局長ArnaudBrunet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該地區漸漸不堪重負。一個重要原因是東南亞各國的固體廢物管理、垃圾處理能力與循環利用水平遠未達到國際標準。“(垃圾)已成為(東南亞各國的)負擔,因為它們缺乏處理能力,處理廢物的往往是家庭作坊。”Retamal說。

                                      時隔一年,東南亞各國在這方面仍未取得太大進展。在多數地區,固體廢物回收基本處于“無組織、無紀律”狀態,更不必提循環利用。“技術差距、技能差距、國家政策扶持力度不足、投資資金不足,都是(這些國家)需要認真思考和落實的問題。”新加坡國立大學循環經濟工作小組主席SeeramRamakrishna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此外,各國家和地區關于處理各種固體廢物的方法的法律和條例也沒有跟上新的形勢變化。”

                                      以馬來西亞為例,Greenpeace的研究表明,這些洋垃圾在馬來西亞并未被回收利用,而是任其腐爛,或者填埋、焚燒。Greenpeace馬來西亞公眾參與活動家HengKiahChun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2018年馬來西亞民眾多次舉報非法焚燒現象,很多垃圾被棄置填埋場,露天焚燒,“中國洋垃圾禁令實施前,我們沒有收到過公開焚燒投訴。”

                                      禁令出臺但力度不夠

                                      在此情況下,一些國家開始警覺。2018年5月,越南臨時禁止進口塑料廢料,因為中國禁令實施后,涌入的塑料廢料已令該國兩個港口“不堪重負”;2018年10月,泰國宣布2021年前禁止進口塑料垃圾;幾乎同時,馬來西亞政府也表示將禁止進口所有不可循環再造的固體廢物,確保馬來西亞不會成為“發達國家的垃圾傾倒場。”

                                      各國自己也開始限塑。2018年12月,印尼巴厘島頒布限塑令,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首都雅加達也打算效仿。

                                      不過,總的來說,面對洋垃圾,東南亞國家仍停留在喊話階段,一些限制只是暫時的,或者未能落地。“除非它們能夠制定標準,否則未來可能會重新進口廢物。”Retamal說,“但我認為東南亞當局很難監管進口產品的質量,也很難對小型家庭作坊實施環境標準,最后,當局可能會發現完全禁止廢物進口更為簡單。”

                                      記者亦在采訪中獲悉,各國面對“洋垃圾”想法不一。即便同一國家內,某些地區和城市也比其他地區和城市更具主動性。“東南亞地區目前采取的措施是下意識反應,只解決了部分挑戰。各國有必要作出更系統的努力。”Ramakrishna表示。

                                      但分析者認為,由中國開始逐漸蔓延至東南亞地區的這一波洋垃圾禁令潮,可以倒逼垃圾出口大國,甚至所有國家反思,共同減少塑料使用、提高塑料質量及循環利用率。Retamal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若未來所有國家都禁止進口廢物,必然要求每個國家都要處理自己的廢物,發展回收材料市場。“循環經濟可以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新的企業以及更好的健康和環境,循環經濟思維將是未來幾年乃至幾十年經濟增長新的驅動力。”Ramakrishna說道。

                                      責任編輯:葉倩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請登錄中國有色網:www.rh2010.com了解更多信息。

                                      中國有色網聲明: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
                                      凡注明文章來源為“中國有色金屬報”或 “中國有色網”的文章,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
                                      如需轉載,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 郵件:mqk@cnmn.com.cn 或 電話:010-63971479)聯系,簽署授權協議,取得轉載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的文章,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構成投資建議,僅供讀者參考。
                                      若據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讀者自負,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

                                      5分3D平台5分3D主页5分3D网站5分3D官网5分3D娱乐5分3D开户5分3D注册5分3D是真的吗5分3D登入5分3D快三5分3D时时彩5分3D手机app下载5分3D开奖 安吉县 | 县级市 | 景谷 | 鹤岗市 | 永昌县 | 临湘市 | 洛扎县 | 霍林郭勒市 | 遂宁市 | 如皋市 | 揭西县 | 镇坪县 | 嘉义市 | 屏边 | 延川县 | 青海省 | 白朗县 | 中江县 | 湖南省 | 邵阳县 | 三台县 | 竹溪县 | 勃利县 | 阿克苏市 | 鱼台县 | 呼玛县 | 阜新 | 泰兴市 | 陵水 | 东港市 | 石河子市 | 浦东新区 | 平舆县 | 博乐市 | 平乡县 | 丰顺县 | 眉山市 | 景宁 | 陇川县 | 偏关县 | 通化市 | 泰宁县 | 慈溪市 | 溧阳市 | 清苑县 | 河津市 | 行唐县 | 山丹县 | 盐边县 | 卢氏县 | 奈曼旗 | 凤庆县 | 屏南县 | 桓仁 | 闸北区 | 申扎县 | 绥滨县 | 屯昌县 | 永嘉县 | 紫金县 | 蓝田县 | 永年县 | 遂川县 | 桂林市 | 黔西县 | 石泉县 | 陕西省 | 唐山市 | 海淀区 | 德惠市 | 漠河县 | 景东 | 浏阳市 | 三明市 | 时尚 | 台江县 | 江阴市 | 马边 | 抚顺市 | 昭觉县 | 阿拉善盟 | 阿瓦提县 | 建湖县 | 东阳市 | 呈贡县 | 闸北区 | 贵阳市 | 建平县 | 来宾市 | 都兰县 | 岳普湖县 | 忻州市 | 怀远县 | 滁州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定南县 | 浙江省 | 河曲县 | 彰化县 | 盐池县 | 万宁市 | 嵊州市 | 合作市 | 武陟县 | 新疆 | 固安县 | 松潘县 | 张家港市 | 离岛区 | 曲阜市 | 阜新 | 开原市 | 梅州市 | 和田市 | 鄂托克旗 | 黄山市 | 延津县 | 南召县 | 西平县 | 新蔡县 | 广昌县 | 金华市 | 建昌县 | 馆陶县 | 肃北 | 安多县 | 遂溪县 | 福州市 | 克拉玛依市 | 扶风县 | 永康市 | 文化 | 鄄城县 | 贺兰县 | 肇东市 | 永川市 | 东乡族自治县 | 禹城市 | 策勒县 | 玉山县 | 东丽区 | 海原县 | 涞源县 | 金乡县 | 荥经县 | 姚安县 | 布拖县 | 县级市 | 南部县 | 海丰县 | 潍坊市 | 巴彦县 | 阜城县 | 札达县 | 泌阳县 | 延寿县 | 环江 | 宜丰县 | 清原 | 江源县 | 高陵县 | 丰镇市 | 永城市 | 呈贡县 | 屏边 | 塘沽区 | 会昌县 | 阳东县 | 普定县 | 岐山县 | 马公市 | 两当县 | 温泉县 | 星座 | 武功县 | 昭通市 | 岳阳县 | 饶河县 | 买车 | 兴安县 | 南康市 | 天津市 | 巫山县 | 农安县 | 兰州市 | 寿光市 | 张家口市 | 南岸区 | 丰台区 | 招远市 | 长宁县 | 裕民县 | 清水河县 | 玉山县 | 浏阳市 | 桂平市 | 瓮安县 | 曲松县 | 平利县 | 全州县 | 郁南县 | 枝江市 | 阜阳市 | 石楼县 | 云南省 | 盘锦市 | 久治县 |